您的位置:首页 > 电商资讯 > 正文

曾经的周航和现在的易到,总危机即将爆发?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11-16

无论对易到还是对周航来说,现在都不会是终结。

文/天下网商记者 朱玥怡

编辑/周麟

上个周末,关于易到CEO周航离职加入顺为资本的消息在反转之间持续发酵着。4月9日下午,先是新浪科技向接近顺为资本的人士确认,“周航加盟顺为资本,出任投资合伙人”,紧接着TechWeb从易到官方公关得到回复称“周航先生并没有离职,目前的职务是易到CEO”。但没有一方联系得上事件的中心人物周航。

无论最终周航将去往何方,这场似乎并非空穴来风的风波都揭开了幕布一角,那就是易到用车的总危机已经接近爆发的临界点。

作为国内最早的网约车出行平台,创立于2010年的易到定位中高端,曾经凭借良好的乘车体验和专业的司机服务获得众多用户好评。而在被滴滴、UBER、神州专车等市场定位更广的、靠补贴开路的后起之秀超越后,易到于2015年10月被乐视收购。并入乐视生态后的易到在2016年启动了大幅度充返促销,充返额度最高曾达100%。

走出疯狂补贴后,随着专车新政和资本寒冬的降临,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易到,不止一次被外界质疑资金链断裂。而在去年2月原乐视控股CMO彭钢赴任易到用车总裁后,周航已经逐渐淡出这家他一手创立起来的公司。

此次的周航离职风波,或许意味着易到的危机,终于要从幕后走向台前了。

司机提现困难,用户叫不到车……易到总危机即将爆发?

对易到资金链断裂的质疑,是从今年3月起变多的。

北京、广东、深圳、杭州、温州……不止一地的易到司机们发现,提现开始变得越来越困难。

提现是指网约车司机们从车主端app里将接送客人获得的车费提取到自己的银行卡或其他账户中。无法提现意味着司机拿不到跑车的收入。

2月23日,易到方面回应称,相关系统正在与国家有关部门监管信息交互平台进行数据对接,可能会出现短暂性不稳定情况,影响部分系统功能。两天后,易到又称,一切功能正常,只是提现时间限制为每个工作日的10:00-15:00。

不少司机开始掐着表,赶在每天上午10点准时提现,但仍然失败。

在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3月份的一篇报道中,北京的易到专车司机白冰近来每天上午10点半都要在一个300多人的易到司机群里喊一声:“有没有兄弟提现成功了?”大多数人的提现均以失败告终。

杭州的一位易到用户李先生记得,不止一位易到司机向他吐槽,易到的提现从前是一周一结,现在则是屡屡拖欠。

屡次提现失败让司机们的情绪从焦虑转化为了愤怒。在app store易到车主端的下载页面中,几乎所有的评论都在指责易到“提不出钱”“骗子”“垃圾”。易到贴吧中,不断有易到车主身份的用户发帖贴出自己提现的截图,大部分是失败,偶尔有一两位成功,司机们账户中无法提出的收入,从几百到几千不等。

而与司机提现困难相对的,是用户发觉用易到叫车同样越来越难。

百度贴吧里的一位司机抱怨说,自己的乘客十有八九反映打车太难,只想尽快把充值的钱用完就不再使用易到。

不难发现易到已经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司机因为易到提现困难而放弃使用易到平台,车辆减少自然用户打车变难,用户因为使用体验差而放弃易到,导致司机接到的生意更少。

高额补贴没能烧出的未来

在上述贴吧司机提到的乘客中,或许有相当一部分是在易到大幅度充返促销期间充的值。

2015年11月,被乐视控股一个月后,易到宣布发起“史无前例”的100%充值返现活动,用户充100就再送100。

2016年初,乐视CEO贾跃亭为易到制定了“百万日订单、新增百万司机、新增百万车辆”的目标。当年1月,易到用10亿现金做了史上第一个专车节,推出高比例充值返现活动。随后半年里,易到又展开了数次充大笔金额享受返现加赠送乐视电视、手机的活动。

易到“100%充返”活动最终持续了227天。官方2016年7月披露的数据称,该活动共吸引超过653万人参与,总充值额超过60亿元,易到提前半年完成贾跃亭的三个百万目标。

近乎疯狂的补贴额度和频率似乎成了易到支撑下去的续命动力。目前,易到微信公号最新的一条推送还是4月3日发布的充返80%狂欢活动,而在一周前的3月28日,充返60%的活动刚刚结束。

在被乐视收购前,2013年和2014年周航曾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过他对补贴的反感:补贴用户是一件很幼稚的事情,易到绝对不不参与补贴大战。当时的背景,是滴滴获得腾讯1500万美元B轮融资,快的获得阿里巴巴、经纬创投1000万美金的A轮融资,滴滴和快的快速接入移动端支付,并持续砸钱进行用户补贴。

补贴的成果非常显著。易观国际的数据显示,2015年第1季度,滴滴快的的专车服务活跃用户覆盖率为80.9%,位居第二的易到占比为17.5%;到了第2季度,易到的市场份额已经被Uber和神州专车超过,下滑至2.7%。

周航曾预想过易到是一个“小而美”的专车软件,但在被滴滴、UBER超越和被乐视收购后,他知道自己在易到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周航曾在财经访谈节目《我有嘉宾》中说,“乐视最终还是像一个白衣骑士一样冲到面前,以并购的方式投资了易到。这个时候心情很复杂,一方面觉得这个公司终于被救了下来,另外一方面,作为创始人,签字那一刻、交割那一刻,你也知道这个公司从此不是你的了,但是你又还需要继续为它的前途和命运所担心,你还要守护着它,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

周航主动向乐视请来了彭钢,希望给士气低迷的易到注入乐视向死而生的狼性。

体现的结果,是易到不可避免地“乐视”化了,包括开始烧钱投身补贴大战。

但易到和乐视同样不宽松的资金链让高额补贴的后果变得难以承担。据《北京商报》去年11月的报道,易到用车已拖欠客服供应商河北中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费用达200多万元,共有五六家类似的供应商被拖欠费用,截至去年9月,拖欠的费用总额达5000万元。

虽然易到方面对此回应称易到已于去年8月终止与河北中锐合作,因尚有事宜未处理完结,因此部分剩余尾款未结清。但外界对易到资金链断裂的质疑,并没有因此散去。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易到作为一家公司,即使挺过这一波危机,信用值还能剩下多少。

“文艺范”的周航,曾说要“重新理解失败”

虽然周航的最终去向未定,但可以确定的是,即使留在易到,他“门面担当”的作用也更大一些。

曾有不止一个接触过周航的人,给他贴上“文艺”的标签。

周航本人最喜欢的运动是皮划艇,“在湖面上,风景很好,有风吹来,让人心情也很好。”将运动和竞争类比,他理解的竞争或许也并非势必拼得你死我活、而是大家携手共进的那种。

在今年3月27日湖畔大学第三届开学典礼上,周航作为首届学员代表发言,其中他谈到了一段关于失败的看法:

“创业从某种意义上,很像一个跳高比赛,如果你只是以挑战为目的,那这样的创业,可能它的终极宿命,就像跳高比赛一样,可能就是失败。也就是说可能失败就是创业的一种宿命,是一种不可避免的东西,既然不可避免,如果我们认为失败是不可避免的话,那我们学习失败的目的不是为了避免失败,我们的目的首先是面对失败、接受失败、解决失败、放下失败,学习的目的是为了人生更好的前行。

我们怎么才能更好地前行呢,我们咀嚼过去,舔这个伤口的目的是为了对这个世界、对商业也好、对人生也好、对世界也好,有一个重新的理解。”

重读周航的这段话,他“失败就是创业的一种宿命”的理解似乎意味深长。虽然无从得知他如何看待如今陷入危机的易到,但无论对易到还是对周航来说,现在都不会是终结。


滨州二手房网 https://binzhou.c21.com.c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