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岭新闻 首页> 政务> 正文

高洪波:爱恨背锅侠 冷暖生态圈

2019-08-05 07:41:13
  

  把高洪波视作2016年中国足球,特别是国足的代表,相信这个判断不会超出大部分足球人或球迷的逻辑范畴。今年1月10日,周日,北京的天空湛蓝湛蓝的,那天上午,电话另一端的高洪波传出的声音和天气一样爽朗,那天不过是法国人佩兰离开国足帅位后的第3天,中国足协公开新一任国主帅竞聘通知的第2天,但高洪波那句“我是中国人,率领中国队是我的至高荣耀、追求、责任”让人对于他二度接手国足的把握确信无疑,所以当中国足协把他正式上任的日子定在了2月3日,立春前一天时,给人的感觉就是,良辰吉日到了!

  高洪波与国足的“虐恋”

  “不忘初心、下半时开启” ,这是中国足协对高洪波二度接手国足的寄语,字里行间里无不透出双方浓情。由于2011年8月10日合肥雨夜国足取胜牙买加队后高洪波“上半时”执教结束后充满悲情意味的“让贤”,人们都相信,因为有“爱”,高洪波有朝一日一定还能重返国足。4年多等待不算漫长,却足以考量真爱品质,高洪波经受住了考验。农历正月初四在厦门开启“国足新年一期”集训时,他的眼袋比几年前更重,但他那股意气风发的劲儿丝毫不减。

  任何一段美妙的情感都不可能是独角戏,高洪波如初恋般待国足,但对中国足协而言,重新启用他却有许多不确定性,特别是当时中国队在40强赛的境遇非常糟糕。当然这实际也给高洪波带队卸下了不小的包袱,就像后来里皮带队一样,只要给球队带来精神面貌的变化,那么没有出线也是可以理解的。后来国足在西安两球完胜卡塔尔队逆势晋级,彼时的国足在高洪波麾下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和佩兰对球队完全失控的局面截然不同,到3月29日国足跻身12强赛为止,高洪波保持着在球迷心中的“功臣”地位。

  高洪波二度执教国足的命运恰恰是在他率队突围40强赛后发生了转折。说到此,包括中国足协和足球圈里的一些专业人士坦陈,如果那个时候高洪波选择急流勇退,那么他的名字或将牢牢印在中国足球功劳簿上,但这种所谓常人逻辑和高洪波与生俱来的要强个性格格不入。既然闯过一关,为什么不更上一层楼?如此心态,交织着首度下课后的不甘,高洪波开始朝着更为远大的目标迈进。

  然而在金元横行国内职业足坛的今天,中国队的主帅想要取得成功,不仅需要自身功底扎实,也不能寄希望打出几张情感牌就将身价近亿的徒儿们的心笼络到一起。随着这个赛季中超、亚冠、足协杯各条战线的拉开,国家队与俱乐部队之间的利益平衡问题现实地摆出来,高洪波对俱乐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寻求支持的做法,为国足赢得了几期超常规集训,但已被现代职业足球理念浸染的国脚们对于近乎封闭的备战氛围格外排斥。在塔什干中乌比赛期间,记者们都看到了姜志鹏因为球衣没备好,替补上场手忙脚乱的样子,很显然,在高洪波赛后“请辞”前,球队已经出了状况。而那个时候,围绕着他用兵,包括弃用老将郑智的质疑在舆论圈也掀起波澜,高洪波和媒体都发现,此时中国足球的生态环境和他首度带队时相比,并没有发生本质变化,当他发觉足协、球迷和媒体并不会切实做到“胜也爱你、败也爱你”时,高洪波恐怕只剩下失望与苦闷。

  对执教国足如此珍视的高洪波却在12强赛只进行4轮过后言退,这不符合他个人的工作风格,当然也足见他的言不由衷与无奈。从10月11日深夜随队返回国内后,高洪波就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关于国足,高洪波留给外界最后的印象是他在中乌赛后“领会足协领导意思而离开”的表述,这段表述激怒了中国足协领导层,这段表述其实也是高洪波的性格使然。二度下课后,高洪波依然不甘,只是做出那样一次决绝的举动后,他还有机会进入执教国足的“加时赛” 吗?关于高洪波与国足之间的“爱情”或许不过是一段只有开头,没有结果的“虐恋”。

  他接过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问国足俄罗斯世预赛的冲击前景?许多人都会不约而同地回答“没戏”!时至今天,仍有媒体和球迷说不清楚,高洪波到底是不是被足协高层劝退的,但千呼万唤而来的世界冠军教头里皮在他执教国足的首场正式比赛中,并没有带来大家期待的,或者说国足在12强赛上转危为安所急需的一场胜利。中国足球没有天兵天将相助,也别指望金牌教头仙人指路。里皮高深的执教技艺只能更深刻、更无情地映衬出中国足球基础的薄弱。

  在高洪波下课的问题上,很难说孰是孰非。高洪波提交国足主帅竞聘申请的时候,恰逢前任佩兰失去了对球队的控制,那时的中国队还没有“死”在40强赛征程上,用一位知情人的话就是,如果那时再不换帅,或许舆论就会把国足颓态的责任归咎在足协一方,而因为那个时候恰逢欧洲赛季的中段,洋帅候选名单里不乏如雷贯耳的名字,但聪明或者说现实的国际名帅谁会接下一个“奄奄一息的病儿”,而这一切所谓的顾虑都抵不住高洪波对执教国足的热望,中国足协最终选择他不仅仅是还高洪波一个人情,其实也是当时安抚国足、“顺应民意”的相对理性的选择。

  当国足在40强赛几近出局的时候,有业内人士直呼,“国足本也不具备晋级世界杯决赛圈的实力”,然而这样一段公认的客观评断却因为高洪波率领国足在40强赛最后两轮连胜继而奇迹突围而被冲破。如果说,高洪波没有急流勇退源于自身的执教抱负,那么在国内职业联赛一派虚假繁荣景象的迷幻之下,似乎整个国内足坛都对国足进军俄罗斯产生了幻想,心气膨胀的恐怕也包括中国足协。只是12强赛上半程国足5战2平3负的战绩让大家明白,包机、丰厚的奖励以及立体化的保障都不能转化成实实在在的竞争实力,不能帮助国足实实在在取得出线所需要的积分。

  高洪波10月11日中、乌赛后有关“被足协领导劝退”的表述让人感受到哀怨成分,有的人同情他,也有的人指责他推卸责任。看看国足至今还倚仗11年前闪耀荷兰世青赛的冯潇霆、蒿俊闵,再看看郜林、于大宝、武磊们在“金元飞舞、外援当家”的职业联赛环境里迷失射门方向的样子,你会发现无论高洪波下课或不下课,都不可能在12强赛这个层面上拔高国足竞争力。高洪波的下课,其实和之前佩兰及其他前任下课一样,不过是给国足混乱的局面“背锅”而已,始乱终弃已经成为国家男足甚至各级国字号足球队主教练们“通行的轨迹”。

  颇值得玩味的是,高洪波两次下课后的继任者都是“世界名帅”。当媒体无情批驳“卡马乔天价合同耻辱”的时候,细心的人们发现,其实里皮为时两年半的国足执教合同里,同样没有“必须率队晋级世界杯决赛圈”这个硬指标,里皮在公开场合甚至表态,如果国足12强赛不出线,要为下届亚洲杯准备,对此表述的理解可以是“中国足协拒绝急功近利”,可如若没有出线压力,佩兰、高洪波是不是也可以未雨绸缪,踏实布局“人才培养”呢?

  这个时候,其实没必要质疑中国足协启用里皮的性价比,但中国足协恐怕也不该把国足败因的主责推给主教练。在以2000年龄段球员为主的国少队去年无缘亚少赛决赛阶段后,李明率领的1997年龄段国青队也折戟巴林亚青赛,国青、国少双双连续6度无缘世锦赛。如果中国足协和职业俱乐部投资人们还没有从“买买买”的土豪思想中解放出来,不把精力和财力转移到贫瘠的青少年足球人才培养工作上来,那么更大的危机并不止于选帅不力。

  坊间曾流传出这么一个段子形容足协聘用里皮,“土豪给家里的智障儿子请了个哈佛大学的家教”,话不好听,却切中中国足球要害。如果在“国足奇迹出线”与“中国足球理顺发展思路殷实基础”中作单选的话,我宁愿选择后者。 文/本报记者 肖赧

  声音

  “比赛结束了,我现在就提出离开”

  和高洪波相识的十余年时间里,我感觉他从来不是个“话密”的人。但他说出的话从来都经过深思熟虑,也富于逻辑,能够让人感受到他为人处事的谨慎,当然,他对足球事业的真爱也毋庸置疑。

  “我是一个中国人,一个中国足球教练,率领国家队是个人至高荣耀与追求,是责任,我会全力以赴竞争这个岗位……”

  ——将竞聘国足帅位的报告发送到中国足协技术部后第2天,高洪波在电话里表达了对再度接手国足的热望。能够感到,在他内心深处,国足帅位的价值远高于数以百万的年薪,近乎颤抖的声音说明他为了这一天已经卧薪尝胆许久,他有备而来,所以对于竞聘成功充满自信。

  “带好一支球队,首先要了解这支球队的各种情况,尤其是球员的身体和精神情况及他们所想,让他们能够尽快理解掌握我们集训的目的、技战术的要求,而通过这样的沟通,我也能了解到他们在俱乐部集训的状态,位置特点,这样一来,我们训练的效率就会得到大幅提升,要知道国家队的训练比起俱乐部集训时间有限得多,所以在这么有限的时间里,要解决什么样的训练问题,这就需要教练员与运动员之间建立信任,有了默契,就有了团结队伍的保障,关于备战的一切难题自然迎刃而解。”

  ——高洪波是在今年2月中旬,其二度接手球队首期集训中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的,很显然,在技术改造球队之前,他格外注重与球员心灵的交流,完善将帅间彼此的信任。在高洪波看来,只有对队员“亦师亦友”,才更能保证带队方面的执行力。只不过从后来带队的情况看,高洪波的一些亲情举措并不足以打动那些腰缠万贯的徒弟。

  “昨天晚上和中国足协领导有过很深入交流,协会领导也认为目前中国男足存在的问题,应该由主教练来承担,我明白这个意思。所以比赛结束了,我现在就提出离开。”

  ——10月11日,国足客战乌兹别克斯坦队比赛结束后,高洪波以这样的语调向媒体公开了自己的“退意”,但媒体从这段表述中品出了高洪波的“不甘心、不情愿甚至不服气”。就在全队返回国内的第2天,中国足协在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足协主席蔡振华亲自辟谣,没有“逼退”高洪波。从高洪波的举动不难看出,他对自己当时工作环境的失望,他的那番表述也被业内人士理解成为“反击”或者“绝望中的挣扎”。文/本报记者 肖赧
更多精彩:
超越娱乐 http://www.157818.com/

公主岭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公主岭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