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岭新闻 首页> 政务> 正文

23岁女子扎死刚出生亲骨肉 生产流血以为是例假

2019-10-09 16:50:20
  
王某和乔某受审。 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王某和乔某受审。 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王某被带入法庭。 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王某被带入法庭。 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杀害婴儿用的剪刀
杀害婴儿用的剪刀

  女孩扎死了自己刚生下的亲骨肉,男孩把亲骨肉的尸体扔进了垃圾桶。

  她在法庭上说:

  “我当天看到自己流血,以为是例假”

  “肚子特别疼,过了一会生下了一个男婴”

  “直到孩子生下来,我才知道自己怀孕了……“

  23岁的王某是北京市天保堂大药店员工,案发前,她曾在河北邢台上学,她的男友乔某今年21岁,案发前还是河北省邢台技师学院学生。

  这对姐弟恋开始于2012年,当时王某还在上学,随后,姐弟恋升级为异地恋。

  王某毕业到了北京,乔某仍旧在河北念书,在交往过程中,王某两度怀孕,今年4月23日,王某第二次怀孕后产下一名男婴,但随后用剪刀将男婴扎死。

  据指控,王某生产当晚8时许,在本市海淀区清河四街一出租房内产下一名男婴,因恐被他人发现,王某用剪刀多次刺扎男婴的颈部、胸部等处,男婴因被刺破左肺上叶及升主动脉,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乔某在明知王某实施了杀人行为的情况下,仍将被害男婴的尸体抛至本市海淀区清河四街西后街康雅居旅馆西侧垃圾桶内。

  案发后王某与乔某分别于2015年4月28日被查获归案。

  受审时,两个“90后”出现脸上还带着一些懵懂,在场人叹气:“怎么也看不出来啊。”

  她在法庭上的话令所有人震惊

  说起杀死孩子的过程,女孩王某的语气还是颇为冷静的:

  “我当天看到自己流血,以为是例假”

  “肚子特别疼,过了一会生下了一个男婴”

  “直到孩子生下来,我才知道自己怀孕了……”

  王某的回答引起旁听席一次又一次的小骚动,法庭里的人开始交头接耳“怎么可能?!”

  王某随即开始描述杀害孩子的过程:

  “我后来用剪刀剪断脐带,后来肚子特别疼,我本来想用手捂住肚子,结果不知道怎么就扎到孩子了……”

  “孩子越哭越厉害,我就吓唬他说“你别再哭了,再哭我就扎你!,但他还是哭……”

  王某说自己用剪刀4次扎向孩子,孩子继续哭闹,她自己就晕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发现孩子已经不动了。

  法官听得脸都皱成了一团。

  而王某的男友乔某受审时,基本是“一问摇头三不知”:

  “生产那天,她给我打电话说她不舒服,我就让她多——喝——水。”

  “后来她又打电话说她生孩子了。”

  “我坐车赶到的时候,她跟我说孩子死了。”

  “我不知道孩子怎么死的,她没说我也没问。”

  面对这么一个大写的“懵”,法官忍不住问:

  “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你觉得这一切合乎常理吗?”

  “不合理”乔某还是摇头。

  当他们在杀死亲生骨肉时,在害怕什么?

  庭审过程中,王某与乔某的只言片语,能够流露出对这个不期而来的孩子诞生的种种恐惧:

  “我当时又慌张又无助又害怕,我本来想把他养大的,但他的哭声让我特别恐惧……”

  “我担心让室友知道,所以当晚我们就到外面租了旅馆。”

  “我刚参加工作不久 本来想上班之后减轻一点家里的负担 没想到又出了这个事儿……我真的意识到自己错了……

  “她(王某)跟我说怀孕了,我说我们结婚,但她说我还在上学不同意……”

  心理专家分析说,年轻人,尤其是尚未形成完整的人格前,遇到问题,总会用相对简单又极端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种方式,在一个有着健全人格的人看来,很可能是“欠考虑”、“冲动”或者是“匪夷所思”的。

  比如不久前轰动京城的毒露露事件,作案少年就是简单地认为,爷爷的后老伴儿是来跟自己家人争房子的,所以采用毒死后奶奶的方法来解决房子的问题。而王某和乔某这对情侣,在遇到孩子带来的巨大压力时,也使用极端的手段试图“一了百了”。

  人格随着经历等客观因素逐渐健全后,这种极端事件的发生概率则会大大减少。只是不知道,王某与乔某这两个年轻人,要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编辑 张太凌

  本文首发自新京报公号“重案组37号”(ID:zhonganzu37)

(责任编辑:un658) 原标题:23岁的她扎死了刚生下的亲骨肉,生产流血以为是例假

更多精彩:
最新热门完结小说 http://weixin.szonline.net/

公主岭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公主岭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