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岭新闻 首页> 时尚> 正文

“守护神”变“硕鼠”:河南一官员家藏267个存折

2019-08-06 12:27:57
  

官帽不大,贪污的金额却很惊人,这被称为“小官巨贪”或“苍蝇巨贪”。比如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李华波,伙同他人骗取财政资金近1亿元。

河南也有“小官巨贪”的案例。有分析指出,重要岗位权力节点和民生民利领域成发案重灾区,监督体系不健全给权力寻租留下空间。

【忏悔】

本应是“守护神”

最终却成了“硕鼠”

8月17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了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李华波的忏悔录。

“在2011年我出国前,自己的行政级别依然是科员,连副主任科员的工资水平都没有达到,觉得自己一生就这样到头了,心中有不甘心的感觉。”李华波在忏悔录中这样说道。

正是由于这种“不甘心”,私欲、贪心膨胀,在和徐德堂(鄱阳县农村信用联社城区信用社原主任,因贪污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接触时,看到徐德堂开豪车、穿名牌,李华波心生羡慕。

而当徐德堂与其说盗取财政资金之事时,他俩一拍即合。

“此时我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党员干部,甚至忘记了自己曾经站在党旗下宣誓,永远忠诚于党的事业,做人民公仆。”

李华波称,自己本应该是国家财富坚定的“守护神”,如今却变成疯狂盗取财政资金的硕鼠,变成人人唾弃的“亿元大盗”。

【回顾】

骗取资金近1亿元

逃到新加坡后被遣返

今年3月1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工作报告中称,“百名红色通缉令”中的17名重大职务犯罪嫌犯已落入法网,其中就包括李华波。

据报道,从2006年10月至2010年12月,李华波利用管理基本建设专项资金职务之便,伙同相关人员,通过私盖伪造的公章、提供虚假对账单等手段,转移县财政局资金9400余万元。

之后,李华波逃到新加坡。新加坡法院以“不诚实接受偷窃财产罪”判处李华波15个月监禁。2015年5月9日,李华波终于被遣返回国。

李华波后来称:“出逃这四年,我一直惶恐不安,夜不能寐,总梦见自己被抓进牢房里。别人出国是旅游,我做了亏心事,出了国也提心吊胆……”

据了解,今年1月份,上饶市检察机关已经对李华波提起公诉。

【小官巨贪梳理】

洛阳一民政所所长:

办案人员从他家

搜出267个存折

新安县人民检察院在一次针对职务犯罪的调查中发现:该县五头镇2009年有一笔涉及168户群众、47.17万元的危房改造补助金情况异常。

办案人员将怀疑目标锁定为该镇时任民政所所长的张景华。最终,从他家里搜出267个存折,而这些存折没有一个是他自己的,都是其从“低保户”“五保户”群众那里收集而来。

调查发现,为了伪造领款凭证,他让民政所工作人员或其妻子“用十只手指轮流按手印”,冒领款项。

新安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景华超越职权擅改93.13万元民政专项资金用途,犯滥用职权罪;利用职权便利侵吞公款52.61万元,犯贪污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财产8万元。

鹤壁一村党支部副书记:

挪用、套取征地补偿款

近800万元

2013年,鹤壁市淇滨区钜桥镇唐庄村部分耕地因招商引资项目被征用,涉及征地补偿款8000多万元。而该村党支部原副书记、村会计唐本熙负责发放征地补偿款工作。

他借职务便利,私自挪用征地补偿款500万元,其中200万元用于工程招标,300万元高息借给他人;通过伪造村民姓名、重复计算和故意计算错误来增加征地补偿款数额的方式,套取征地补偿款270余万元。

“当我整理完票据后,发现征地补偿款数目已相差巨大,我目瞪口呆,但已经无法弥补……”这是案发后,唐本熙的悔过内容。

2014年10月12日,唐本熙被移交司法机关。去年3月份,唐本熙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3年。

许昌一社区党支部书记:

涉案金额达1800万元

2014年12月前后,省委第二巡视组向许昌市反馈巡视情况。许昌存在的主要问题就包括基层党员干部“苍蝇”式腐败、“小官巨贪”现象比较突出。

而根据许昌市纪委2015年的通报,2012年以来,许昌市纪委查处了多起典型的“小官巨贪”案件。

比如,许昌市住建局定额站站长王某违纪案,涉案金额1700万元;许昌市魏都区裴山庙社区原党支部书记陈某违纪案,涉案金额达1800万元。

分析

监督体系不健全

给权力寻租留下空间

“小官巨贪”多发于哪些领域和环节?怎么才能尽可能杜绝此类现象发生?

有评论指出,从实际情况看,民生民利领域成“小官巨贪”案件重灾区,这些领域的工作人员通常掌握资金管理、项目审批等实权,以权谋利、中饱私囊的空间很大。

另外,在“小官巨贪”案件中,乡科级正职一把手所占比重较大。有媒体曾对2000年以来,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人民币的34名乡科级及以下贪腐官员做了统计梳理,其中六成多都是乡科级正职一把手。

还有一个现象值得关注。那就是“小官巨贪”案件的涉案人员基层经验丰富,熟悉相关政策法规,有的涉案人员利用上下信息不对称的机会为自己敛财,有的涉案人员利用政策漏洞为自己谋利,仅从表面审查很难发现。

有分析认为,监督体系不健全,给权力寻租留下了一定空间。同时,不少“小官”长期处于关键岗位,人脉关系复杂,很容易形成监管“盲区”。比如上文提到的张景华,办案检察人员发现,有关资金到了五头镇,如何流转、分配、发放,均由张景华一手掌控。除了担任五头镇民政所所长一职外,张景华还同时兼着民政所会计、出纳的职务。


更多精彩:
pt老虎机 bjwsp.com

公主岭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公主岭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