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岭新闻 首页> 文化> 正文

北京天通苑地铁站收保护费两“老大”获刑

2019-08-06 10:45:45
  
地铁天通苑站外的隐秘
地铁天通苑站外的隐秘"江湖"引发广泛关注
地铁天通苑北站附近的巷子中,一身份不明人员威胁摆摊记者交“保护费“。
地铁天通苑北站附近的巷子中,一身份不明人员威胁摆摊记者交“保护费“
2015年5月,一名套着“Police”(警察)字样背心的人要求摆摊的记者离开
2015年5月,一名套着“Police”(警察)字样背心的人要求摆摊的记者离开
2016年3月,原先广场上的摊位都已被清理整治,乘客进站方便顺畅
2016年3月,原先广场上的摊位都已被清理整治,乘客进站方便顺畅

  2015年5月18日,记者在天通苑北地铁站卧底摊贩20天,遭遇社会人员威胁恐吓,强行收取保护费,揭开了地铁站外的隐秘"江湖",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此事曝光后,北京市和昌平区公安等相关部门介入调查,2016年1月4日,北京市昌平区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陈会军、姚晓飞收取保护费,情节恶劣。重案组37号探员获悉,3月28日上午,昌平区法院对此案进行宣判,两被告均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案件 撞见“收保护费”姐弟被打伤

  2015年4月10日,是王晓芳、王鹏(均为化名)姐弟搬离天通苑北站附近住处的最后一晚。姐弟俩商量在地铁站外的小吃街吃“最后一顿”。

  晚上10点,姐弟俩来到一家常去的麻辣烫,刚坐下,却意外撞见了威胁收取保护费的一幕。

  姚晓飞等四人,掀起摊贩桌椅,盯着王晓芳姐弟大叫:“看什么看!”王鹏下意识回了句:“你们怎么这样。”便挨了一棒,血顺着头发直往下滴。

  王鹏撕扯对方,几人开始对他围殴,王晓芳情急之下加入撕扯,其中一名男子突然动手夺她手里的包和手机。王晓芳拼命夺包,已被打倒在地的王鹏这时看见,其中一人拿出了一把20来厘米长的刀。

  “他们有刀,快放手。”王鹏吼叫,这时,持刀男子从王晓芳背后扼住她脖子,刀尖直杵她的脖颈,血痕立现。

  二三十分钟后,姚晓飞等四人才消失在夜色中,录完口供、在医院包扎完毕后,已经凌晨三点,第二天一早,王晓芳姐弟还要搬家。

  记者暗访调查过程中,多名摊贩表示,收取保护费的现象已经存在一年多。

  记者调查发现,收取保护费共涉及三个地段,分别为地铁天通苑北站B出口处广场、“小吃一条街”、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其中在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收取保护费的为绰号“陈哥”、“小飞”等人,即本次昌平法院判决中的陈会军、姚晓飞。另外两地则为“市场管理方。”

  在报道刊发后,昌平区政府、公安、天通苑北街道办均介入调查,报道刊发前,天通苑北街道表示,天通苑北站周边未批准任何经营场所,商贩聚集为自发行为或私人经营。

  审理 “陈哥”称有“立功表现”被驳回

  今年1月4日,北京市昌平区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陈会军、姚晓飞收取保护费,情节恶劣,犯寻衅滋事罪,向昌平法院提起公诉。

  此案审理时,陈会军称对起诉书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并表示自愿认罪,但辩解称其没有指使姚晓飞打人,陈会军的辩护人认为,陈会军系初犯,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庭审中自愿认罪,具有悔罪表现和立功表现,被告人姚晓飞打人一节超出了被告人陈会军的犯意,建议法庭对被告人陈会军从轻处罚。

  王鹏回忆,陈会军所谓的立功表现,即在今年3月初,法院第一次开庭时,陈会军曾向法官提出,姚晓飞在和其合伙经营足疗店期间,偷盗用电。“法官当场便认为偷电并无实质证据且与本案无关。”王鹏说。

  据重案组37号探员了解,法院认定陈会军具有立功表现的意见,依据不足,不予采纳。

  判决 法院认定被告人恐吓威胁商贩

  昌平法院判决书显示,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4月初至5月19日期间,被告人陈会军在昌平北七家镇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私自搭建大棚,并纠集被告人姚小飞等人对此地摆摊的商贩恐吓威胁,以500元每月的价格强行让摊贩租其自建棚,向摊贩违法收取租金。

  2015年4月10日22时许,被告人姚小飞等人在昌平区北七家镇东三旗村轰赶摊贩过程中,无故滋事,与在此购买小吃的路人王晓芳、王鹏发生口角后对王鹏进行殴打,后被告人姚小飞持剪刀将王晓芳脖子划伤。经法医鉴定,王鹏被刺所受损伤已构成轻微伤。

  昌平区法院根据被告陈会军、姚小飞犯罪事实、性质等,判处被告人陈会军、姚小飞均犯寻衅滋事罪,均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此外法院经审理核实的附带民事诉讼经济损失金额,即王晓芳姐弟的医疗费等共计4142.98元。

  天通苑地铁站外每天超过10人巡逻

  约一年前,地铁天通苑北站B口处仍是一片“江湖”。

  它像一个关隘,是天通苑小区居民往返市区的必经之路,早高峰时,这个地铁站有近14000人的人流量。

  巨大的人流量也带来了各种商机,这些在路上的上班族,常常因为时间、钱这样的因素,草草对付掉一日三餐。摊贩屡禁不止,慢慢占据自己的地盘,地铁站B口外广场、东三旗八十四亩地、“小吃一条街”林立了上百家小摊小贩。

  而几名社会人员,也因此瞄准了摊贩,以恐吓威胁的方式,定期向摊贩收取保护费。去年5月,新京报记者卧底小摊贩20余天,还原地铁外的隐秘江湖,文章刊发后,引起巨大舆论轰动:“北京也有黑社会收保护费?”

  一年过去,曾经的“大哥”已经沦为阶下囚,而天通苑北站是否回复了平静?

  昨日下午,重案组37号探员再次回访天通苑北站,B口广场外已经没有了无证摊贩的踪影,只有两个便民早餐工程的餐车在正常经营。

  广场成了大型的自行车停车场,原来小吃一条街的大棚也早已拆除,广场东侧新建起了一个巡逻警务站,有民警在站内值班,隶属于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

  几乎每隔几步便能见到有一个身穿黑色制服、带着红色巡逻袖标的治安员在轮流值班。一名治安员告诉记者,自从去年天通苑“上了新闻”后,街道安排了十几名治安巡逻员,每天分两班倒,轮流在地铁站外巡逻。

  “现在治安比以前好多了,这里每天只有6个小时的真空期,晚上10点到早上6点,我们会休息。”治安巡员笑着说。

(责任编辑:刘盛钱 UN649)

更多精彩:
刷赞网站 http://www.380ds.com

公主岭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公主岭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