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男主角是傅时女主角是吴筝的小说阅读-完美丈夫培养手记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11-20

完美丈夫培养手记第一十三章 所谓结婚对象

吴筝:【那什么,我就不能直接联系你吗?】

夏照看见这条回复,顿时一拍桌子:“嗯!我未来嫂子比你会撩!”

傅时瞥了一眼自己的桌面,再看向夏照,夏照连忙规规矩矩了起来,坐直了身体说:“表哥,你这么谈恋爱,不行的。”

傅时听见这话,微微皱眉:“谁说我是在谈恋爱?”

夏照一愣:“你加了个美女的微信,每天都要和人家发消息,还要问我什么意思,这不是谈恋爱是什么?而且……这不是外公介绍给你的未来结婚对象吗?”

傅时轻轻眨了眨眼,看了一眼吴筝发的消息,随后关了手机没有再回复,只对夏照说了句:“是结婚对象,但不是恋爱对象。”

夏照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傅时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决定心里的好奇还是一压到底,不问最好。

傅时这个人虽然体贴,虽然细心,虽然好像在某些行为上很温柔,但实际上夏照知道,这是他从小到大已经养成了的富家子弟的习惯,与他本人的性格一点儿也不同。

傅时这种富家子弟和夏照不同,夏照只是普通有钱,家里不愁吃不愁喝,还能给他花销和玩乐,几百万的东西不太放在眼里,他这种纨绔,多半就存在他这个阶层了。

傅时不一样,早先时候就是书香门第出来的,他父母如果不是一场意外离开,恐怕现在都是业内了不起的人物了。

傅时的母亲是古典舞大师,年轻的时候代表过国家去外国比赛拿过全国冠军的奖项的,当时被国人捧得很高,离世的时候还有一票小粉丝在网上哭呢。

傅时的母亲温柔,是真正的像水一样的女人,包容心强,细心,体贴,对周围的每一个人都很好,傅时跟着他母亲长,潜移默化里就学会了许多绅士风度的东西,与夏照这种调皮捣蛋的孩子不同,傅时从小就很理智。

对人好,是他刻在骨子里的绅士习惯,是风度,改不了,但实际上他自己的本性,更像是在商场时的模样,冷血、有手段、有心计、雷厉风行。

夏照一度以为他不会结婚,谁知道外公的身体渐渐不行了,去年查出了生病,这一年就一直在愁傅时的婚姻问题,傅家就傅远青和傅时两个人了,傅时肯定得听话的。

夏照自己琢磨着,琢磨出来了,什么叫做‘结婚对象\\’但不是‘恋爱对象\\’,意思就是他同意和手机对面的女生结婚,但对方并不是他会喜欢的类型,之所以对对方好,和对方聊天,大多还是出于对方是女生,应当被照顾这种‘绅士风度\\’的原因。

吴筝等到下班,也没等来傅时接下来的话,她想着对方恐怕又是去忙了,干脆就没有理会。

办公室里还有一些人在加班画设计稿,吴筝见人没有走完,桌子上还有两本杂志没看,她也不想把事情拖到明天,干脆就留下来看书。

天将要黑,屋外的落日很漂亮,映着湖面,大片的火烧云倒映在了里面,吴筝看见这样的落日,突然想起来先前傅时拍给她看的比利时的傍晚,于是自己也照了一张首都的傍晚照,发给了对方。

晚上八点,吴筝才将最后一点儿内容看完,整理完了今天看的资料,又将所有从不同人那里借过来的不同资料还给了对方,再抬头看去,办公室里的人都已经走空了。

整层十三楼就一个她,还有一个在卫生间里的打扫阿姨还没走。

吴筝的手上就剩下最后一个资料,她背上了包,拿着资料去了十四楼,十四楼里还有几个办公室的灯是亮着的,但是没看见人,恐怕是去茶水间喝咖啡了。

吴筝放下了资料之后,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吴筝?”

吴筝回头看过去,是A组的组长,她还记得对方的名字,叫李宏韬。

“组长。”吴筝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李宏韬手上拿了一杯咖啡,打了个哈欠问她:“这么晚了你还没走啊。”

“对,最后一点儿内容想要整理一下,现在准备下班了。”吴筝说完,又问:“组长怎么在加班?”

李宏韬说:“还不是因为前两天开会,上头想要我们抢一个合作机会,正在通宵聊方案呢,我们组里的那些大多不成气候,想不出什么好点子。”

吴筝眨了眨眼,李宏韬又加了一句:“不过我看过你的毕业作品,很有创意,你要不要过去给我们一点儿意见?”

这是个好的在领导面前崭露头角的机会,但吴筝也知道,这是个抢自己同组上司风头的行为,所以她还是摇了摇头说:“我刚来,还什么都不懂,以后靠组长带的,这种大任务,还是得组长才行。”

“你真会说话。”李宏韬笑了笑,他单手插裤子口袋里,端着咖啡的手肘撑着办公桌的桌子边儿,眼睛微微眯起看着吴筝好一会儿。

这眼神让人不是很舒服,吴筝尴尬地笑了笑:“我已经还完杂志了,我先回去了。”

“我送送你。”李宏韬说完,起身坚持着要跟吴筝离开,吴筝也没办法,只好和他一起等电梯。

电梯走廊的远处,打扫卫生的阿姨还在弯腰拖地,吴筝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看,根本不敢去看李宏韬。

李宏韬突然说:“我听说今天有人给你送花儿了,你该不会很快就要结婚了吧?”

吴筝一愣,猛地看向李宏韬,李宏韬笑了笑说:“别误会,是因为现在很多刚毕业的小年轻,谈恋爱影响工作,很快就结婚的话被催生,刚到公司还没两年尚且在学习阶段就怀孕,孕假、产假、甚至之后还要带小孩儿分心,对公司很有影响。”

吴筝哦了一声,解释说:“我、我没那么快的。”

“这么说你有男朋友了?”李宏韬又问。

吴筝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点头嗯了一声。

李宏韬啧了一声:“可惜。”

吴筝没开口,李宏韬自己接了一句:“我觉得你人还挺不错的,如果你有男朋友的话,我就没有机会了呢。”

说完,他又笑了笑。

正好电梯过来了,李宏韬指着电梯说:“去吧,太晚了女孩子一个人回家也不好,到家了发给消息给我。”

吴筝记得自己有工作群,工作群里面可以私聊,这种情况下她都不知道怎么拒绝,如果她没发,明天李宏韬问她怎么办?可是她发了,这种关系未免也太怪异了。

加上刚才李宏韬说的话,吴筝光是想起来就觉得头皮发麻。

晚上到了家,她大着胆子在小组群里面发了句:安全到家。

结果群里面鸦雀无声,吴筝心想这样李宏韬也看到了,也不算是私人消息,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结果第二天,吴筝的处境更加尴尬。

昨天吴筝发消息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大家平时下班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半,就算是加班的人七点半之前也都走了,吴筝这一个举动,就像是加班最晚向领导邀功,间接告状其他人不努力。

同组的同事看她的眼神,一个个和刀子似的。


售货机厂家 http://www.wurenshouhuoji.com

【责任编辑:admin】